武汉解封首趟始发列车开出 约5.5万人将乘火车离汉


“欧洲也危险了。”这是杨勇3月3日发的一条朋友圈,地理位置显示在英国。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这么近。杨勇是从新闻里听说意大利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但当时在英国街头还没有人戴口罩,公共场所也没有特别防护。为保险起见,接下来的行程,杨勇决定避开人多的地方,尽量选择偏僻景点游玩。

在欧洲其他国家,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没问题就基本放行。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

欧洲疫情蔓延期间,杨勇选择不住酒店:“20多天,我都是在车上睡的。一次饭店没去、一次澡没洗过…… ” 3月中旬,欧洲多国开始关闭国境,杨勇只能放弃去意大利、西班牙等国计划。在德国时听说波兰第二天就要封国,杨勇便驱车7个小时奔赴波兰。到了之后又得到的消息,俄罗斯马上也要关闭国境。

来接杨勇的救护车司机“全副武装”,有礼貌地询问情况,并记录下了杨勇在俄的第一次体温36度1。“这是我第一次坐救护车。这边的规定是,检测没有感染者也要隔离14天。”杨勇到达豌豆湖疗养院已经是当天晚上11点多,疗养院厨师给他做了顿夜宵:红菜汤和面包。吃过饭后,杨勇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睡个好觉了。

就这样,杨勇开始享受俄罗斯医护人员的免费医疗服务:抽血,口、鼻腔粘液提取化验,还成了当地媒体上的新闻人物。

由于不懂俄语,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即便如此,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

【海外网4月8日|战疫全时区】据德国《每日镜报》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8日7时左右,德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107659例,较前一天新增4284例;累计死亡2017例,较前一天新增207例;累计治愈33300人,较前一天新增4600人。

据杨勇回忆,自己当时是有些紧张的,而且语言又不通,与交警交流都是通过手机翻译软件。情急之下,杨勇向在圣彼得堡的一位华人朋友求助。这位华人朋友在电话里和交警简单沟通后,明白对方要送杨勇去位于普斯科夫州的豌豆湖疗养院进行检测隔离。

杨勇是重庆人爱吃辣,医护人员得知后就买来了俄式辣椒酱和酱油。“没想到他们对我这么贴心。”杨勇收到时又意外又感动,“医护人员偶尔还会给我送来泡好的方便面换换口味。”

3月5日,杨勇进入法国。“法国移民局门口放了一瓶消毒洗手液。估计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风险,毕竟移民局里的人来自各个国家。”他后来在德国移民局也发现情况类似,还看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戴着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