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一难民营中有20名难民新冠肺炎病毒测试呈阳性


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表示,泛暴派把持区议会后,常常发生滥用区议会平台及资源去搞政治抹黑动作,这次对新冠肺炎的污名化也是其中一种手法,根本没有理会区议会本身的职能、市民福祉等。

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图源:香港“东网”)

病例3为中国北京籍,在英国留学,3月24日自英国出发,经泰国转机后于3月26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香港建制派议员谢伟俊、黄宏泰及林伟文去信向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事件,29日多名香港政界人士亦公开发声,要求制作防疫包的香港湾仔循道卫理中心应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要求暂停向团体发还约59万元的拨款。香港湾仔民政专员陈天柱已同意这个财政年度内将不会拨款予有关机构。

市卫健委今早(30日)通报:3月29日0—24时,通过口岸联防联控机制,报告6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上海战疫##上海加油#

病例1为中国江苏籍,在美国探亲,3月26日自美国出发,3月27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据香港《文汇报》3月30日消息,本年初,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拨款,委托社福机构购买物资,制作防疫包。首轮防疫包定于月中开始派发,而香港湾仔民政处在3月20日叫停该项目,指出防疫包的小册子中有数项错误,包括将124万元拨款写成105万元、将区议会未有定案的项目写入,以及将新冠肺炎污名化等。

当下,新冠病毒已成为世界之公敌,然而泛暴派却只玩政治不抗疫。香港市民直言“我们好痛恨病毒,但我们更讨厌‘黄毒’。”香港《大公报》评论指出,大战当前,最重要是不添烦添乱,让社会集中资源精力,抗击疫情。泛暴派抢眼球、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措施的行径,只是平添病毒扩散的风险,完全是不择手段、不负责任,罔顾公众健康。

目前北京工作日尾号限行暂未恢复,工作日早晚高峰交通压力持续增加,下周行驶缓慢路段将进一步增多、影响范围更大。

早晚高峰期间,西二环、北二环、东二环、东三环、西三环、东四环、西四环、北四环、北五环等城区环路将出现车流集中的情况,京藏高速、京开高速、建国门外大街、京通快速、阜石路、莲石路等联络线出现潮汐车流,四惠、国贸、金融街等地区车流增长明显,周一早高峰和周五晚高峰交通压力尤为突出。特别提示司机朋友,早晚高峰期间驾车时应集中精神,不超速、不走应急车道、不使用手机,避免发生事故影响自己行程和他人通行;早高峰京通快速双会桥—四惠桥车多时,可选择广渠路、朝阳路和朝阳北路等行驶。【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早前,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港币,约人民币113.4万)助社区抗疫,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